轉到正文

話說公元2007年,有個當差的魯提轄(原名魯達)雲遊鵬城(今深圳),藏於郊野,平日飲酒習武,廣結良朋,不亦樂乎。然一夜間,鵬城忽出一惡霸,大肆興風作浪,弄得硝煙四起,生靈塗炭,滿城風雨。

魯提轄向來愛打不平,遂四處打聽。得知此人姓高,名房價,是當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皮流氓,此人平日裡仗著財大氣粗,肆意強人田地,擄人錢財,欺行霸市,無惡不作。高房價,自命不凡,自封鵬城老大,綽號「鎮關西」,意為鎮守鵬城關內外的「東西」。官府耐他不何,當地百姓更是敢怒不敢言,給他外號「高屠夫」,意為專宰百姓的房價屠夫。

魯達心想:高房價此人早有耳聞,不想這廝竟流竄至此,掃我雅興,實屬可惡。待我會會這廝!

翌日,艷陽高照。魯達得知高屠此時恰在某市場兜售房產,遂風行而至。果見此人雁過拔毛,銷售手法極為囂張,路人除非留下金銀,莫不敢言,盡數強堆笑臉。不時有被擄之人哀號討好:「高,實在是高啊,高大人!我上有老下有下,您老高抬貴手,放俺們一條生路吧。」高房價得意之至,更顯跋扈之氣,「你等這廝不買我的房是何道理啊?之前4000兩銀便宜不是,老子今兒個賣2萬,不按時交銀兩者—斬!」

魯達見狀,怒髮衝冠,大吼:高屠夫,休得無禮!今日爺爺聖旨在此,定要你錢財兩空,立見閻王!

高屠見魯達如此狂妄,也不示弱:嘿嘿,你這廝活得不耐煩不是?喝,哪方毛蟲敢在此造次啊?聖旨又咋的,老子定的規矩,你說不就不啊!告訴你,老子今兒個看你能耐我何?此地是我買,此樓是我建,要想住此房,留下買樓錢,市場經濟,公平交易,你球個啥?!

說完,高屠右手拿刀,左手便來要揪魯達,被這魯提轄就勢按住左手,趕將入去,小腹上只一腳,騰地踢倒在當街上,魯達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著那醋缽兒大小拳頭,看著這高屠道:「洒家始投老種經略相公,做到關西五路廉訪使,也不枉了叫做鎮關西。你是個賣房的操刀屠戶,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鎮關西!你如何強騙了老百姓?」撲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卻便似開了個油醬鋪,鹹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高屠掙不起來,那把尖刀,也丟在一邊,口裡只叫:「打得好!」魯達罵道:「直娘賊,還敢應口!」提起拳頭來,就眼眶際眉梢只一拳,打得眼稜縫裂,烏珠迸出,也似開了個彩帛鋪的,紅的、黑的、絳的,都綻將出來。兩邊看的人,懼怕魯提轄,誰敢向前來勸。鄭屠當不過,討饒。魯達喝道:「咄!你是個暴發戶,若是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饒了你;你如何對俺討饒,洒家偏不饒你。」又只一拳,太陽上正著,卻似做了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魯達看時,只見高屠挺在地下,口裡只有出的氣,沒了入的氣,動彈不得。魯提轄假意道:「你這廝詐死,洒家再打。」只見面皮漸漸的變了。魯達尋思道:「俺只指望痛打這廝一頓,不想三拳真個打死了他。洒家

須吃官司,又沒人送飯,不如及早撒開。」拔步便走,回頭指著高屠屍道:「你詐死,洒家和你慢慢理會。」一頭罵,一頭大踏步去了。街坊鄰舍,並高屠屬下的中介,誰敢向前來攔他魯提轄回到下處,急急捲了些衣服、盤纏、細軟、銀兩,但是舊衣粗重,都棄了。提了一條齊眉短棒,奔出南門,一道煙走了。

有詩云: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樓宇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工薪危樓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笑話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金城武
一個醜人的自白
像啥就叫啥
隨機笑話:
月色朦朧幹傻事
失身
人的一生就像
最古老的職業
忘交電費了
剝洋蔥
愛情與玉米粥
全是螞蟻
幫忙推車
讓狗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