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沒有看過2012電影的請直接忽略
===========================

「但願我們不會辜負地球,祝我們好運。」奧哈馬合上文件夾,環視四周,最後將目光停留對面的中國面孔上。

各國首腦陸續走出會議室。面色凝重,沉默不語。

「天知道總統為什麼會選擇中國,要知道他們連一個像樣的發動機都造不出來。」美國空軍總司令向勞工部長抱怨道。

「是的,可是他們擁有16億逆來順受的勞動力,和諧的統計局,牛逼的工業安全部門,外加絕對不為會員說一句話的全總,所以這個事情非他們莫屬。我們只需要提供一些技術和相應的人才。」勞工部長靜靜的說。

「不知道你說的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個不斷刷新豆腐渣工程記錄的國度。」空軍司令嘟囔道。

「你不瞭解他們。」商務部長插話道,「對於自己也要使用的東西,他們是不會讓自己的子女拿出去轉包的。最多是到時候賣點黃牛票,這個賺頭可比春運大多了。」

「希望他們不會在船上做什麼手腳。」司令還是有點不放心。

「別擔心,我已經派了摩斯部的老縫和老唱進去,他們有什麼小動作瞞不過我們,如果他們敢,那麼我就公佈他們的海外賬戶資料。」中情局局長冷笑著說。

  

一輛加長林肯以70碼的速度在公路上行駛。

電台裡有人叫囂著世界要在毀滅,後座上的孩子好像聽得有些害怕,問道:「爸爸他說的是笑話還是真的?」

「哦別介意孩子,這人以前是混股市論壇的。」 駕車的男子抱以嗤之以鼻的態度回答道。

車在黃石公園門口停住了。男子發現公園拉了警戒帶,於是帶孩子翻牆進去,不料pol.ice迅即趕到。

「爸爸,他們想幹嘛?」孩子看著滿臉橫肉凶相的pol.ice怯怯的問。

「沒事,可能是查一下暫住證。」男子聳聳肩膀說。

「先生,這裡被封鎖了,請您趁早在臉上不見血,身上不見傷的時候馬上離開。」pol.ice彬彬有禮的說。

「能說說為什麼嗎?」

「哪那麼多為什麼,是不是我拉屎都要告訴你為。。。。。。」

「來者何人?」地質學家領導來到現場,詢問清楚後,放男子走人。

夜半,又有刺耳的末日論傳進男子的耳朵,男子忍不住尋聲找了過去,並且就2012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我不知道你不相信,你自認你的智商比別人好5倍,可是我告訴你,這都是真的不是笑話,你看看這些人吧。他們不是府臣卜掌了,就是躲貓貓了。其中一個還給我郵寄了一份地圖,這幫孫子在背著我們造飛船!」

「哦?那都誰能上船?」男子越聽越覺得可笑,不由得想逗逗眼前這個叫查理的瘋子。

查理警惕的看了看左右,然後把臉湊上前來,小聲但是一字一句的說:「讓領導先走!」

  

「我是美國總統,我將留下來和你們在一起。。。。。。」

「這小樣的,整的和白巖松似的。」一名工人看著屏幕說道。

「別看了,幫我盯著點啊,我去把我家人接過來,再晚怕來不及了。」另一名年輕工人叮囑完就拉開一道不起眼的小門,悄無聲息的走了出去。

  

「師傅,要是世界真的會毀滅,那該怎麼辦呢?」小喇嘛有點焦慮的問。

「只要心靈澄淨,四大皆空,你就知道了。」師傅笑而不答。

「都這會了咱別裝了行不?都不能整點實在的?」小喇嘛心裡忿忿。

師傅拿出來一把車鑰匙,交給小喇嘛。「放心開,只要不是寶馬,別的車它都不怕。」

小喇嘛接過鑰匙,鞠躬退下。

  

「意大利總統也不來了,他要和人民一同祈禱。」工作人員像白宮秘書匯報道。

「開什麼玩笑,這次就是春哥也救不了他們了。」秘書覺得這些人真不可理喻。「不等了,這就起飛。」秘書下令。

飛機在跑道上緩緩滑行,最終拔地而起,飛向中國。

  

「不讓我們上船?你知道我多麼辛苦嗎?我躲過地震,飛過斷裂層,被火山岩追著跑,跌進深淵又爬出來,坐飛機還差點被埃菲爾鐵塔撞下來。。。。現在你竟然說不讓我上船?」

「我靠你有這本事還用坐船?少廢話,想不通是吧?想不通你就去死啊。」門衛恪盡職守,拋下他們就走了。

絕望的幾人茫然四顧,卻看見一輛破車開了過去,於是在後面追著喊。

「停車,後面好像有人需要幫助。」老人說。

「幫什麼幫?別是鉤子了。」小喇嘛不情願的停下來。

幾人請求上車一起去找船。小喇嘛驗證一番後,讓幾人上了車。

「你怎麼帶了這麼多人?」喇嘛的哥哥大驚失色。

「總不能見死不救吧。」老人說。

「有困難去依靠組織依靠go-vern-ment啊。」哥哥不同意。

「你小子怎麼現在說話像個躺員一樣!你當我們是不明真相的一小撮嗎?」老人怒了。

哥哥心軟了,於是把大家都帶了進來。

  

「我相信美國,可是沒有人來接我,現在南北極顛倒,海嘯就在眼前了,我就要掛了。幸好我用的是全球通,別的電話這會怕都沒信號了。永別了我親愛的朋友,我情緒穩定。」印度科學家給美國地質學家說完之後,從容的掛斷電話,平靜迎接死亡的降臨。

地質學家找到白宮秘書,就開門問題發生爭執。

「讓我下令開門?你是為組織說話?還是為人類說話?」秘書大怒。

「你這麼沒人性,當心位子坐不穩!」地質學家義憤填膺的說。

「你放P,我的位子穩著呢!」秘書暴跳如雷。

「如果是我爸爸在這裡,他會怎麼做?」美國總統的女兒也和秘書針鋒相對。

「他會要求大家攜手共度難關,號召大家把艙門打開,但是他不會真的打開我們這艘船的門,你以為你真的瞭解你爸爸?瞭解美國嗎?告訴你,說一套 做一套是白宮的靈魂,想想為什麼我們現在還不肯簽京都議定書吧!都他媽吃肉長的,裝什麼草泥馬啊!」秘書一頓連珠炮把總統女兒打的丟盔棄甲。

地質學家依然據理力爭,最後只好開會決定。

各國首腦都在沉思中,俄羅斯首腦在MSN上小窗中國,說決定以俄羅斯領銜,代表各大國同意開門。

「做夢,要領銜也是我們領銜,憑什麼老是他們拯救世界拯救全人類?憑什麼總是他們當焦點出風頭?」爭執局常委們不同意俄羅斯的意見。

「你們要知道,只有俄羅斯是和美國具備同等實力的國家。」俄羅斯首腦一字千鈞的說。

「少廢話,這次要是沒有中國,你們都得死!都得死!」發言人一把扯松領帶,臉紅脖子粗的大吼。

片刻之後,船門都打開了,人們蜂擁而入,趕在大海嘯之前上了船。

  

「見鬼我們的船門關不上了!」美國方舟上的技術人員驚恐的喊。

「怎麼回事?」船上人員大驚。

「有個中國人給船上留了個BUG,把他的關係戶帶進來了。」技術人員看著監控說道。

「潛規則。。。。。。我們完了,我把這個忘了。。。。。。」秘書絕望的說。

「或許還有辦法。」地質學家發現自己認識其中的那個美國人。「我去找他,看有什麼辦法沒。」

地質學家指揮作家動手清除水利故障,作家在動手前和家人惜別:

「我愛你。」

「我也愛你。」

「我愛你兒子。」

「我愛你爸爸。」

「我愛你我的朋友。」

「我也愛你,朋友。」

「我愛你中國人。」

「你。。。你。。。你他媽復讀機啊。。。。。。」中國小伙奄奄一息的說。

作家終於潛了進去,修復了故障,兒子也過去幫了大忙。看到父子聯手默契合作的場面,朝鮮主席忍不住說道,真是老子英雄兒好漢啊。

門關上了,故障排除了,兒子也安全了,可是沒有看到作家爸爸。

空氣彷彿凝滯了,人們的心都揪了起來。

終於作家從水下鑽了出來。

「嗷嗷。。。。。。」「哦哦。。。。。。」「好!。。。。。。」

撕心裂肺的叫好聲,歡呼聲伴隨著掌聲從船艙裡的各個角落爆發出來。人們擁抱接吻並且淚流滿面。

船緩緩駛離喜馬拉雅山。

「知道嗎?」韓國總統一邊雀躍一邊激動地喊:「經過我們的調查和考證,這個方舟工程的總指揮具有韓國血統!」

  

人們走上甲板,看著這個終於平靜下來的世界

這是一個乾淨的海洋,有如藍寶石一般的晶瑩深邃,海風撥動每個人沉靜的心弦,也撩起彷彿錦緞裙邊的湛藍海浪,黃昏的陽光則毫不遲疑的給它們鍍 上一層薄薄的薑黃,然後才放它們回歸大海。大家都在瑰麗壯美的景象和劫後餘生的慶幸中,默默的感受著這一切。沒有人說話,連呼吸都輕了很多,彷彿怕驚擾了 大自然的神秘心跳。方舟帶著這心存敬畏卻又茫然未知的四萬生靈,漸行漸遠。

  

「對了,誰帶了毛片嗎?或許我還能為繁衍出一把力。」日本首相望著快要落下去的太陽,微笑著打破了沉默。


笑話評價: (2 票, 平均: 4.00 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如果你講慢一點的話
「吻」字新義
蔣干中計(現代篇)
引申
校園名詞與經典詩詞
各系學生的最佳前途
「吻」字新義
IT史上最菜的菜菜鳥[爆笑]
3G的市場氛圍
奧運會主題歌
隨機笑話:
各付各的款
比你打得准
獵人獵熊
一言為定
徐志摩寫的
驢腚掏不出好畫
王八與網吧
弱女子
嚴肅的問題
額外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