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具體經過是這樣的。昨天晚上和幾個好久不見的朋友吃消夜。
<( ̄︶ ̄)>
大家都挺高興的 吃吃喝喝的聊到了11點。 我這人腸胃不好,稍微不注意就容易拉肚子。果然酒還沒喝完肚子就疼起來了。
(# ̄▽ ̄#)
本來想就在這解決的,不巧餐館的廁所堵了,看的我差點把剛吃的吐出來。
( ̄口 ̄)
好在吃飯的地方離家不遠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就和朋友們告辭攔了輛車回家。 一上出租車肚子就開始揪心的疼,那個難受就別提了 後悔剛才沒解決。因為我住在大學的家屬區裡 回去的時候已經11點多了,學校的大門也關了, 的士進不去只好下車往裡走。有必要讓大家知道一下我住的地方 :進了學校往左拐是學生宿舍和教學區,往右拐是家屬區。家屬區就一條路,我家就在家屬區的最深處,從大門走進去也不算遠,大概5分鐘就到了。不過到了晚上路很黑,沒來過的人走起來還是有點怕人的。

一下車我就立馬往家走, 因為注意力都集中在屁股上也不敢跑。
(>﹏<)
剛拐一個彎看見前邊有個矮個的年輕女人也在往裡走,我也沒在意繼續走我的,那女人回頭看了我一眼馬上加快腳步。
(・ˍ・*)
我知道她估計沒把我當好人。 要是平時碰見這種情況我大概就原地等等,免得弄些不必要的誤會。但是當時實在是肚子疼的要命要在等等估計就出來了。形勢所迫我決定走快點超過那個女的。沒想到那女的邁開小短腿越走越快,我也加快腳步。這下好了那女人走兩步就回頭看我一眼,手也放進包裡(當時我以為她是快到家了在拿鑰匙),最後已經是小跑了,於是我也走的更快 。 離她也越來越近(現在想想我滿身的酒氣讓她更加堅定了我不是好人),就快超過他的時候她突然把手從包裡抽了出來,還拿了個東西對著我,當時雖然路燈很混暗我還是立馬反映過來是防狼噴霧劑!下意識的用手擋了一下,但臉上 眼睛裡還是火燒似的疼,眼睛也睜不開了。
(┬ˍ┬)
又感覺腦袋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當時我是又驚又怒的,低著頭一隻手用袖子擦眼睛一隻手抓住那女人。心想這可不能讓這婊 子跑了。那女人已經是半瘋狂狀態,一邊用一種非正常人能發出的聲音大喊「抓色狼拉!!!!!救命啊!!!!!」,一邊手腳也沒閒著對著我是拳打腳踢。 我眼睛疼的不行,還得用力做提肛運動。對她的拳腳是完全沒有招架能力。混亂中小DD又狠狠的挨了一下。 我終於沒有把住下邊的的關口,慘叫了一聲鬆開了手。
…………………….囧rz……………………….
女人也邊叫邊跑了。

這時周圍的居民樓裡已經有好多燈亮起來了。我到是冷靜下來。在這個家屬區住了20幾年。基本上都是熟人,要是讓人看笑話,看見我這副德行我怕是得搬家了。 只好努力支撐起身往家裡跑,好在路上沒有人。一路跑到樓下終於是支撐不住,身上的味道再混上防狼噴霧劑的味道混合起來是一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噁心。我哇哇的吐了一大堆,越吐越覺得噁心,越噁心越想吐,終於把晚上吃的全倒了出來紅紅綠綠的一大堆。勉強支撐著上了樓,家裡人都睡了。我悄悄的把身上清理乾淨,把內褲直接裝在塑料袋裡扔了出去。用肥皂把臉洗了又洗。整理完了才躺上床。但眼睛還是疼的厲害,一晚上都沒睡成。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帶了個墨鏡搭車去了離家比較遠的一家醫院檢查。
(-_-)
醫生診斷是雙眼輕微灼傷,開了兩瓶眼藥水。點了一下好了很多。中午回到家關上門就準備睡覺。這時樓上的黃大媽和隔壁個單元的李阿姨來我家串門拉家常。聽見我媽說:「不知道誰在門棟口吐了一大堆,真是夠缺德的。」
(。・`ω′・)
李阿姨:「這算什麼,小魯的老婆昨天在樓下碰見色狼了!」
( ̄. ̄)
黃大媽:「可不是麼。不過那女人也真夠狠的,聽說那色狼的屎都給她打出來了!」


笑話評價: (4 票, 平均: 5.00 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遣散費
燒餅夾雞蛋
他是哪個部門的
同學你叫什麼
人小鬼大[2]
我老婆實在太噁心
節省
口水
存錢是嗎
尿尿與唱歌
隨機笑話:
小兒誇父
頗有同感
精神院(5)-不想吃包子了
暗號
連帶關係
地球最高點
嘴巴和大門
教士
女人和男人是一樣的
做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