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劉X是我們單位的一把手,是我市唯一的擁有博士頭銜的女局長,她是省裡下派幹部,不僅年輕漂亮,氣質不凡,而且十分敬業。可能是事業心太強了吧,35歲了,仍是單身一人。

那一天,我陪劉局長到大黃鎮調研,這是劉局長第一次光臨該鎮,她受到了高規格的接待,晚上鎮領導在最豪華的土菜館設宴招待我們,酒菜非常豐盛,有些我見都沒見過。先自然是一番客套,拉拉扯扯好一陣,終於各就各位。

我剛把筷子伸向一隻金黃色的大閘蟹,劉局長問:「小余,那是什麼菜?」我順著她的筷子看去,那個菜我倒是見過,是牛鞭──也就是公牛的生殖器。我不禁犯難了:該怎麼跟局長講呢?不能不回答,可又不能讓她難堪!好在我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於是我把頭湊近劉局長耳朵,輕聲說:「是牛身上的一個器官。」「哦!牛身上的器官?」劉局長來了興致,「什麼器官?」這下我更發窘了,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一旁的李鎮長小聲提醒我說:「你就說是牛鞭呀,她不就明白了。」我搖搖頭,局長不會明白的,她一定會繼續追問下去──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劉局長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果然,劉局長再次問我:「小余,你說說看,到底是什麼器官。 」「其實豬身上也有這種器官。」情急之中我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連自己都大吃一驚,司機老王正在咬一隻雞腿,聽了這話張嘴欲笑,手一抖,差點把雞腿塞到鼻孔裡。

劉局長更驚訝了,她提高了嗓門批評我:「一會兒說是牛身上的器官,一會兒又說是豬身上的器官,你這個小余,賣什麼關子!」我感到臉上發燙,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大家也都停止了說笑,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我。劉局長又把臉轉向右側:「 王所長,你說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財政所的王所長倒是臨危不亂,他放下筷子,畢恭畢敬地回答:「劉局長,其實余秘書說得不錯,不僅牛和豬身上有這種器官,很多動物──包括人──身上也有這種器官。」「哈哈哈……」一向不苟言笑的劉局長竟然大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大家都跟著笑,我總算找回了一點輕鬆的感覺。然,劉局長止住了笑,嚴肅地說:「你們都跟我賣關子!是不是笑我書獃子?」我知道,局長生氣了,後果很嚴重。來來,吃菜吃菜,不談這個了。」

一向老成持重的吳主任終於出馬打圓場了,他把一盤雞蛋炒西紅柿移到劉局長面前,換下了那盤牛鞭。不過他的努力似乎是引火燒身,劉局長把目光轉向他說,「 老吳你別瞎摻和,我問你,你身上有沒有這種器官?」這下輪到吳主任發窘了,他就像回答老師提問的小學生一樣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嘴裡囁嚅著說:「我身上……有……沒有……」劉局長似乎更加生氣了,她盯著吳主任,老半天不做聲,就在吳主任兩腿發軟,正要倒下時,她又給予了致命的一擊:「那你告訴我,我身上有沒有?」「沒有……吧……」吳主任的聲音越來越小,就像蚊子的叫聲。然而他的噩運並沒有結束,劉局長窮追不捨:「你這個老吳!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乾脆點。」這時我才發現,老吳原來是個寧折不彎的硬漢子,他坐下來,恢復了先前的鎮定,一仰脖子喝下了半杯中國勁酒,用袖子抹了抹嘴巴,慢條斯理地說:「劉局長,這麼說吧,你身上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他這話剛一出口,李鎮長正在夾菜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筷子掉到了地上;張會計和陳出納兩個年紀大的女同志則迅速起身溜了出去,陪客的女同志中只剩下小雅,一個去年剛分到鎮上的女大學生,他不是不想走,而是因為正坐在劉局長的對面,而且她不知道這些男人們在打什麼啞謎,很想弄個究竟。場面冷了下來,大家都停止了吃喝,因為這宴席的核心人物──劉局長放下了筷子。由於憤怒,她白淨的面龐顯得更加飽滿紅潤,這在我看來,更是別有一種韻味。她站了起來,挑釁地看著吳主任說:「什麼時候有,什麼時候沒有。」可能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吧,老吳將半杯中國勁酒一飲而盡,大著舌頭說:「白天沒有,晚上有。」「說下去,我在聽著呢。我倒要聽聽你的高論。」劉局長命令我,「小余,拿酒來。」我給她倒了一點點,剛好蓋過杯底,她搶過瓶子,倒了一滿杯酒,一仰脖子喝下去,結果差點嗆出眼淚來,但這並不影響她提問:「你說說我身上現在有沒有這種器官。」「現在沒有。但是……」聽到他說 「但是」,我只覺得心驚肉跳,實在是不敢再聽下去了,只好打斷他們的對話,我對劉局長說:「早點回去吧,您明天上午還有兩個會。」劉局長擺擺手:「小余你別打岔!老吳你說下去!」酒壯人膽,老吳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還在喋喋不休地往下說:「但是你回家後就會……有……」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 的老吳膽子也真粗啊。我越想越後怕,似乎做了一場噩夢,環顧四周,這才發現一桌子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們四個:劉局長、我、吳主任,還有小雅──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滿臉好奇的神色,正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望著我們。看著小雅那粉紅的臉蛋,雪白的脖子,還有兩片鮮紅的嘴唇,我只覺得血往上湧,從不沾酒的我也拿過一瓶中國勁酒,擰開蓋子一飲而盡,後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劉局長身邊,我只覺得腦子裡「嗡」的一下,差點又暈了過去。矇矓中聽見劉局長說:「別再睡了小余,快要下車了。」我趕忙強打精神坐起來,這才發現我們的汽車正行駛在鄉間公路上,司機老王責怪說:「不能喝還強撐著!本來是讓你陪劉局長,現在倒好,還要劉局長照顧你──你睡了快半個小時了。」我一個激凌,立刻完全清醒了。劉局長不屑地說:「小余啊,其實我早就猜出來了那是什麼器官──就在張會計和陳出納出去的時候。」我暗自心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屏息靜氣地聽著,「我只是想讓他們出出洋相。這些鄉鎮幹部也太小看人了!」劉局長開心地笑起來,笑畢,她說:「是胎盤,對吧?!」


笑話評價: (2 票, 平均: 4.00 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范老師教政治
徐志摩寫的
不會看到的
老師太差
檢查工作
神秘南俠校園特搞笑
可能是談戀愛影響了吧
加油添醋
病毒
國際足聯
隨機笑話:
郵箱時裝
會錯意
父親的驕傲
一看便知
人生大便論
記號
鮮美的餅

存錢是嗎
行之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