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今天天氣不錯,挺風和日麗的,一大早我就得趕去上班,有些不爽。

我沒有乘公交,原因一嫌擠,二嫌太擠;也沒有駕私家車,主要我們這邊路況不好,還有昨天喝了點酒有點頭暈不敢開,再說我還沒買;想找平時騎的那輛風速125,找半天才回過神來,昨天已經賣給了一個從髮型上看很像是埃塞俄比亞的國外友人了,他出價合理,童叟無欺,每斤報價一元二角,比一般廢鐵收購站高得多。

無奈之下只得跨上那輛德國進口的自行車將就將就了,不過說實話,我到現在也不知道生產這種「德國進口」牌的自行車廠家在哪。

畢竟長時間沒騎過自行車了,剛騎上感覺還可以,走不了兩站路就已經越騎越吃力了,到最後感覺胸口熱血沸騰,一股熱流快要噴湧而出時我明智地下了車,下車一看原來兩個車輪都沒氣,怪不得以我二十餘年功力都走不出多遠。

把車扔給了路邊修車攤,攤主以專業眼光打量許久,緩緩道:以我數十年……來看,此車需修理!

我急著上班,根本沒時間跟他磨,用了一個時談妥修理費後我急匆匆趕公交去上班。

每次擠公交時我都會下定決心關心關心中國的計劃生育,以我這一百三十多斤體格都經常在擠公交時好似處驚濤駭浪之中,不經意間腳不沾地就上了車。

今天還算好運氣,跟一位香汗淋漓的女子擠在一起,雖說長得不算多麼傾國傾城,但鼻子長在中間兩眼長在兩邊,也算對得准。此刻美女正拚命地護住胸避免跟我零距離接觸,可惜車廂內的壓力是無情的,任她拚命掙扎,也只不過是在我胸前蠕動而已。

認命吧,美女!不要幻想逃離,這就是世俗的巨大壓力,它有時甚至能讓從未相識的人們結合在一起。莫掙扎,我好歹也算一帥哥,人潮人海中,你我能如此相遇相擁,也算莫大的緣份。

軟玉溫香的擁抱並未持續很久,因為我旁邊一位虎背熊腰的哥們發現我們倆這種暖昧的狀態了。

很快,一股巨大的且持續的壓力從旁邊傳來,我開始慢慢離開美女,這位彪形大漢開始取代我的位置。我來了火,子忒囂張,想霸佔我的位置?

我不動聲色,暗運內勁,慢慢朝他擠過去。他顯然吃了一驚,未料到我敢暗中抵抗,勁力頓時加大三成,直朝我湧來。

我哼一聲,右手扶住座椅扶手,任他一再擠壓,巋然不動,並用一種酷+篾視+鄙視+挑釁的眼光朝他掃了一眼,對這種拚命都想佔便宜的色狼,我向來是毫不留情的。

我和旁邊色狼的激烈較量顯然驚動了我懷中的美女,她臉紅了,飛快地朝窗外掃了一眼,忽然拉了拉色狼,輕聲說道:老公,我們到了,下車吧!

車廂裡的人漸漸少了,我臉上的紅色也褪得差不多了,一個學生忽然站了起來,禮貌地說:我快下了,您坐我這邊吧!

我心懷大慰,現在的學生素質就是高,別看我從不讓座,別看我們們八十年代是垮掉的一代,可現在的一輩就是強!

我溫和地朝他笑了笑,順勢一屁股坐了下來,剛坐下來全車廂裡的人幾乎都在看著我,我有些莫名其妙,未必人家學生讓了個座給我你們站著的就都嫉妒啊?

兩秒後,司機拿起話筒不陰不陽地說著:請年輕的同志讓一讓,給孕婦讓一下座!

我猛回首,才發現在我剛才站的地方有一位大肚妹正怔怔地看著我。

看看學生,學生不知所措地結結巴巴地指著大肚妹:我,我給……給她讓……的……

我站起來緩緩戴上墨鏡,彎下腰,和藹地朝學生說道:朋友,以後呢,讓座的時候要叫一下對方叔叔或者姐姐,知道嗎?

車停了下來,我看了看站牌,還有三站路,我擠到一個角落裡開始閉著眼打盹,也許什麼事都不管是我最佳的選擇。

朦朧中,一陣香氣襲來,我睜眼,是一美女,嬌可愛,顧盼生姿,正背對著我站著。

我笑,管你多美,今兒再也不多事了。

轉眼間,又上來幾個活力四射的年輕人,呼啦全擠我這邊了,他們顯然也發現了前面的美女,一個個擠眉弄眼,好不開心。

幾分鐘後,眼看我就要到站了,汽車忽然一個急剎,全體乘客一下子東倒西歪了,一聲尖叫忽然響起:誰?誰摸我?

前面那位美女正滿臉怒色護著臀轉過頭狠狠地盯著我們這邊。

我左邊一位老兄此刻正睜開惺忪的睡眼問什麼事什麼事,我拷,剛才明明看見你丫在猛吃餅乾的嘛,一下子把我的動作克隆了?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最右邊伙子正捧著大學英語口中唸唸有詞,顯然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算你狠,剛才你丫不正在跟朋友高談闊論網絡遊戲的嗎?想掩飾你心中的慌亂啊?旁邊這位兄台還在若無其事地轉著筆,大哥,剛才是急剎車啊,你還能保持這種動作的連慣性?不用說了,肯定是你摸了!要說這位兄弟你也太離譜了吧?居然在一個個打量著我們?擺這麼無辜幹什麼?要說不是你摸的打死我也不信!

女孩凌厲的目光一個個掃過,我們每個人臉上都很坦然,掃到第二遍時我有些不自在了,幹什麼?我可還是處男呢,這麼漂亮一姑娘盯著你看你能沒感覺?結果姑娘的目光到我這就不走了,我一下子拘促起來,雖然我帥,可你也不能這麼老盯著我啊,別人還以為是我摸的呢,我暗叫沉住氣!臉上卻終於微微紅起來了,哦,它又微微紅起來了!

「臭流氓!」伴著這一聲嬌喝,一記響亮的耳光扇在了我的臉上。

我捂著臉叫了起來:不是我摸的!

女孩怒道:不是你摸的你臉紅什麼!

周圍的人一下子發出了「噢~~~~~~」的聲音。

一個中年人悄悄告訴女兒:這社會上,有些人別看人模人樣,可內心裡真不是東西,你可要心啊!

一位老婆婆悄悄跟同伴說道:我說吧!我看到他的膝蓋就猜到是他了!

幾位周圍的年輕人一邊嘿嘿笑著一邊正義凜然地遠離我。

一位胖子站起身來,一邊挽袖子一邊跟司機說道:我要管這事算見義勇為吧?

一位中年婦女苦大仇深地看著我對胖子說道:搜搜他的身,看看有沒偷人家錢包!

我見勢不妙,瞅這陣勢再不跑沒準還得成傷殘人士,於是趁車門尚開一溜煙地下去了。

一下車我就打開手機,撥了我們區保安的號碼,衝他叫道:喂,王是啊?啊,你昨天有沒看見一埃塞俄比亞人啊?啊不是,就收廢品那老頭,對,是他,你幫我留意一下,看見他就跟他說我昨天賣他的那輛車不賣了!我雙倍贖回來!從明兒起我還騎摩托車上班!


笑話評價: (目前尚未評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兄弟就是有種
娶自己家裡的人
菊花鍵
傷自尊的尷尬時分
買老子
推銷可口可樂到沙特阿拉伯
不能按時回家,給老婆滴的請假條
精子的30種死法
字與字對話
約會
隨機笑話:
情調
朋友都在
一塊兒
吃不吃不要緊
爺爺的教訓
單子的大小
好險,好險
進步真快
風向
祭司勸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