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到正文

  王重陽謝世,全真教大辦喪事,各路英雄紛紛趕來祭奠!

  剛剛瞻仰完遺體,眾位豪傑迫不及待地在靈堂裡擺上果盤、香煙、飲料,團團圍坐在王重陽的棺材旁開始討論《九陰真經》的分配問題!!談判是在柔和的哀樂中進行的,這些英雄們一邊假惺惺的寄托哀思,一邊為《九陰真經》的歸屬據理力爭。

  就在爭論最激烈的時候,突然一陣響徹大地的清脆屁聲滾滾而來,眾人大驚之下頓時鴉雀無聲、面面相覷!這屁放的當真是登峰造極,氣吞山河、力拔千均、餘音繞樑、回味無窮!但同時卻反了武林大忌(由其是在這麼莊嚴的場合如此不顧影響)!身為東道主的全真七子那堪如此大辱,聞之全部起身拔劍,擺出了北斗七星陣!

  丘處機低聲問馬鈺:「老大,會不會是我們內部人放的」??馬鈺自信的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全真教的內力不至於排氣如此失控」!於是幾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了內力修為最差的江南七怪身上!江南七怪彷彿感覺到了什麼,飛天蝙蝠柯鎮惡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的站了起來,渾身顫抖著道:「哼!你們什麼意思,我江南七怪雖然武藝不精,但從不幹這種無恥下流、禍國殃民的勾當」!老二朱聰補充:「說的對,我們江南七怪如同一人,在家的時候放屁是七個人一起放,在公共場合也是七個人一起放,你們聽到七個音符了嗎」?

  丘處機深知江南七怪的為人,朝他們微微點了一下頭,示意他們坐下!目光轉向了平時行跡卑劣的西毒歐陽鋒!歐陽鋒皮笑肉不笑:「我白駝山莊之屁豈是你們全真七子之輩輕易可聞到的」?說著給歐陽克遞了一個眼神!歐陽克身形一動,人穩穩的蹲在了門口的水缸上,只見他丹田運氣,一聲大吼,一股白煙外加一些黃色液體全從胯下擠了出來。歐陽鋒急忙用手摀住了眼睛:「克兒,你個丟人的玩意兒,快滾回來吧,告訴你到江南少吃點冷飲,你偏不聽」!眾人眼見一缸水已經瞬間變成了黑色,均已心知肚明,老毒物叔侄倆是放不出來剛才那種清正的屁的!

  大家的目光順時針旋轉,落在了北丐洪七公的身上,均暗想:「老叫化子平時就不講衛生,此事必是他所為」!洪七公放聲大笑:「哈哈,老夫放屁向來是有動作配合的」!說著打狗棒往地下一戳,PP一扭,一記神龍擺尾,屁聲中兩名丐幫弟子頓時像火箭一樣向後竄射出去。

  也不是洪七公,難道會是南帝一燈大師嗎?一燈面色蒼白:「出家人不打誑語,老納體內所有濁氣已經全部改用一陽指排放了」說著暗暗運氣,朝天舉起了中指,擺了一個POSE……漁樵耕讀四位徒弟急忙拉住他:「師父,師父,真氣寶貴,不要隨便消耗了」!

  大家只好把目光紛紛轉向了東邪黃藥師,黃藥師虎著臉狂拍桌子,霍然長身而起:「對,對!這些屁全他媽是我放的!」身邊的黃蓉急忙拉他的衣服:「爹,不是你放的,你承認什麼?靖哥哥,你聽過我爹的屁聲,趕快澄清一下」!郭靖撓著腦袋站了起來:「噢!這的確不是岳父大人放的,岳父大人的屁向來是三分正氣、七分邪氣,況且稍微懂得點音律的人都會被他的碧海潮聲屁震得心神不寧……嘿嘿……回答完畢」!黃老邪生平第一次對郭靖微笑了一下,遞過去了一根桃花島香煙!

  現在,只剩下梅超風了,她不等眾人發話,自己起身陰森森的說道:「哼!誰他媽放屁不承認,老娘讓他的PP如此下場」!說著五指一勾,照站在身後的楊康PP上輕輕一抓,楊康立刻像貓尾巴被火燎了一樣慘叫著飛奔出去。梅超風接道:「老娘眼睛雖瞎,耳朵卻不聾,這屁聲乃是來自東經75度,北緯32度」!眾人順著梅超風說的方位,目光全部落在了王重陽的棺材上……

  棺材蓋子自己開了,眾豪傑大驚失色,紛紛狂呼:「老王詐屍呀!」只見王重陽從棺材中坐起身來,嘴裡唱著高林生的歌曲:「是我,是我,還是我……諸位英雄,貧道本來已經歸西,無奈大家為《九陰真經》爭執不休,我怕沒等我到上帝那兒,你們就把我分屍,於是就瀉出最後一股真氣把《九陰真經》給焚了」!說完再次蹬腿氣絕。

  眾英雄搖著頭紛紛無奈的離開了全真教!不久,周伯通從後院蹦蹦跳跳的竄了出來:「歐列歐列,全真七子集合了,現在參觀《九陰真經》,剛才師兄用屁燒燬的是他和林朝英的情書」!


笑話評價: (4 票, 平均: 4.25 分)

「好笑話請與好朋友分享」分享
 
相關笑話:
認不出妳
多出國~才知道的世界
自從看了聊齋之後
悲酸的祈禱
本年度最受女性歡迎的笑話
如實回答
唉,愛情啊
最尷尬的事男人篇
美麗與愚蠢
真的死定了
隨機笑話:
不用謝,我是雷峰
我沒超速
都拿去吧
人生如麻將
踩死你…
巴黎歸來
追趕兔子
當然不同
大學帥哥的一天
奇形的塑像